左腦×右腦:許自貴的混世哲學

2018.06.30 - 2018.09.30 本館 301-304展覽室


一直以來,高美館試圖在「南方藝術」或「在地色彩」的理論框架上,找尋驗證區域發展歷程曾經存在並影響著高雄的人文脈絡,但真正的脈絡最終都只能回歸到「藝術家」個人的表現,以及他們對這塊土地涉入的深淺,而非空洞的地域觀與口號反芻。
 
高雄現代藝術的發展在步過90年代之後,能與當代思潮接軌並開啟實驗性創作的跨域眼界,應該感謝當時一群從這裡土生土長的年輕人。他們對這塊土地充滿了感情與期許,對藝術充滿了理想與抱負,對未來更是有著無盡的想望;這些信念讓他們即使到了外地或外國求學,為了生活游移至他鄉定居,甚至最後在異鄉發光發熱之後,都仍沒忘記將他們的藝術熱情返映回這塊土地上。

當時的他們,積極透過展覽與書寫的發表,組織團隊發揮同儕力量、在各式的媒體大力發聲,試圖去搖晃這塊土地上一些沉澱已久的情境思維以及僵化思考。
 
這些當年被保守人士視為洪水猛獸的年輕人,如今大多已是路過中年甚至步入退休年齡的「資深藝術家」了。現實磨歷讓他們銳氣大減,但懷想當年,他們個個能寫能畫、企圖心旺盛、風格搶眼,誰也不服誰,同儕的競爭更是激發了他們高昂的創作能量,並在今天的台灣藝術圈產生相當的影響。
 
這些傳說中的「好漢」,許自貴是帶頭大哥之一。1955年出生於高雄這個熱情的城市,許自貴的大半生除了創作之外仍是創作。國中時期受到鼓勵後開啟了創作之路,在高雄中學老師與大自然的啟蒙下,也奠基了優於常人的技法。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的訓練與學習,讓他從模擬自然啟動了隨心所欲的嘗試,紐約普拉特學院藝術研究所讓他打開了無窮眼界,也找尋到適合自己的媒材與表現方式。
 
憑藉著聰明才智與對藝術的無窮野心,許自貴投入了創作、書寫、教學、行政與畫廊交易等領域,隨著人生閱歷更換過副教授、教授、系主任、院長、藝校校長、總經理等名銜;工作與創作就像兩條交叉、扭結但又偶爾平行的線,繞動著他那活躍不已的左腦與右腦。
 


許自貴各階段的創作,大多透過「系列」的鋪陳來進行實驗與自我探索,讓創作像個有機體般變化、增生、擴大成一種群體形貌;對人生境遇感受深刻的他,無法長時間拘泥於某種「規矩」與「型制」當中。遊走於批判與自省間的他,自創了「立體繪畫」概念,將強烈的色彩與清晰的筆觸質感帶入了具空間感的立體作品中。一路走來他始終堅持著某種「與眾不同」的信念,不管別人怎麼看他,如何說他。
 
《左腦×右腦:許自貴的混世哲學》以展覽為許自貴「書傳」;超過300組件的精彩展品,帶我們探看他45年(1973到2018年)來經歷過的精彩歲月。礙於時空限制,我們只能看到許自貴一部分的精彩,但感謝AKUI美術館與收藏家們的傾囊相借,讓潘朵拉星球上的可愛怪咖們得以聽到我們的召喚,齊聚地球。

這裡有首次步上遷徙之途的變色龍群,有反映中年男人眼中獨特女性美的「美的心醉」、有酸澀笑看社會百態的「假面」與「禽牲時代」、有鏈結動物與人類慾望基因改造的「十二生肖」,也有帶了愛的手勢、華麗現身的「守護神」等,當然也有悄悄出現在你周圍的「許自貴」們。
 
大家正在努力演出一部大人的童話社會寫實片,每個場景都潛藏著阿貴大叔內心想絮叨的畫外之音;你聽到了嗎?
 



藝術家不藏私導覽
展場中那些可愛的「怪咖」們總在竊竊私語,神神秘秘地用眼神交流著,如果你好奇他們究竟在演哪齣,或是想比其他的麻瓜們更知道如何與那些自帶發光體的變色龍、十二生肖、守護神有更進一步的靈魂交流,你一定要來聽聽阿貴大叔的導覽!錯過……,只好繼續跟麻瓜們為伍囉!
 
打通麻瓜任督二脈場次時間
7月29 日(日)上午11:00
8月11日(六)上午11:00
8月25日(六)上午11:00
9月29日(六)上午11:00
(如有更動,將提前三天於官網公告)
每場次最多25人,先到先贏。
搶先集合地點:本館3樓展覽室主題板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