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06-05

海洋,是隔絕陸地的障礙?還是連結土地的方法?──「泛‧南‧島:原民性與當代藝術」國際論壇暨策展工作坊活動紀實

發佈單位:行銷小組 點閱率:113
當南島語族搭乘舷外支架獨木舟,航向更廣大的世界時,流動與遷徙便成為南島文化的特質之一。在這個「南方」議題獲得更多關注、原住民當代藝術風潮正盛的時刻,本館於昨(4)日舉辦《泛‧南‧島:原民性與當代藝術》國際論壇暨策展工作坊,邀請大眾共同思考如何透過「南方」與「島嶼」研究的角度擴大「南島」的議題討論,並省思有哪些是在研究與策展版圖上失落的片段。
 
李玉玲館長在為論壇開場時表示,本館在成立之初定位為「南部第一大美術館」,致力於深耕在地,透過歷屆館長的努力,逐漸構築南方觀點,在以漢人文化為中心的台灣藝術發展中,開闢不同的價值體系。並在2006年正式成立了「南島語系當代藝術計畫」,奠定台灣在全球南方藝術史上的獨特地位。
 
李館長也提及,為探討在「全球南方學」脈絡的影響之下,如何站在國際的角度思考台灣的定位,因而在2017年時,她提出了「South Plus大南方多元史觀」的概念,以「南島」作為出發點,思考擴延「大南方」的藝術版圖。同時,在展覽製作上,本館除了在即將來臨的2019年貨櫃藝術節以南島文化為主軸,也計畫在2020年推出《泛‧南‧島當代藝術祭》,透過本次舉辦的大型國際論壇,尋找某些策展方法,對南島當代藝術進行反思,也期望從「原民性」這樣一個跨越國境的語彙,了解這個以海洋連結島嶼的文化擁有哪些更寬廣的可能性
 
澳洲昆士蘭現代美術館(Queensland Art Gallery & Gallery of Modern Art,以下簡稱QAGOMA)亞太藝術部的策展經理Zara Stanhope在上午的論壇演說中,與在場觀眾分享QAGOMA歷屆亞太當代藝術三年展(Asia Pacific Trienniel,簡稱為APT)的策展經驗。在澳洲布里斯本舉辦的APT亞太三年展,主要展出來自亞太地區以及更廣大區域國家的藝術作品,展覽中所呈現的當代藝術,最初目的並不在於凸顯原住民族藝術,而是重在增加澳洲觀眾對於亞太地區當代藝術的體認。參展的藝術家有些是受過學院式教育的藝術家,也有在美術館體制外工作的藝術創作者,表現形態不僅限於視覺藝術、裝置藝術,也透過舞蹈、音樂、古老儀式等表演形式,由作品窺見部落的文化與歷史,呈現澳洲原民文化獨特的面向以及傳統與創新交織影響下而產生的複合面貌。
 
Zara Stanhope提及,在1980年代開始,當代原住民藝術才真正脫離西方主流視角的觀看,以文化的本質吸引了當地群眾,逐漸開始在澳洲創造新的典範,引導觀眾以藝術發展的切面看待作品內蘊含的古老的傳說、文化、歷史與智慧。APT亞太三年展逐屆提昇澳洲原住民藝術家的比例,由Stanhope策畫的第九屆APT亞太三年展達總參展藝術家的10%,挑戰以西方主體所想像的展覽框架與判準、創造新型態的發展脈絡,促進澳洲原住民藝術文化的擴延,期望觀眾在其中發現新的藝術能量。
 
在文化藝術的思潮中,「當代」往往是一個多義的詞彙。它可以是形容一個處在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夾縫中,用來指稱「當下」的時間構造。同時,它也隱含如何從現實指向未來的思考,尋找對下一個瞬間的開放性,以隨著世代更替而行進。上午的焦點論壇一,新思惟人文空間藝術總監林育世、藝術家盧建銘與本館研究發展部研究員陳慧盈向在場觀眾分享了他們對於南島藝術的「當代性」之見解。
 
曾長期在台灣東部駐地進行田野研究的林育世總監表示,藝術的現代性與當代性應是交互重疊、而非一分為二的斷代。而藝術家盧建銘則以近身接觸原住民的視角提供了不同的觀點,相對於被動式地由展覽場域邀約參展,台灣部落裡的藝術創作者、領袖、耆老或文史工作者更像是期望透過藝術創作來改造都會面貌的狩獵者。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中,南島藝術「當代性」如何顯現,或許是透過對身分的認同、對威權的抗爭、對媒材的突破、對傳統文化的轉化等途徑,藉此,可進一步思考南島文化的核心特質與當代藝術的關係,並為其尋找新的方向與可能性。
 
下午的焦點論壇二則試圖透過不同型態的文化工作者之角度探究藝術機構現下的任務與挑戰。在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館長王長華的引言中,她提及一間史前文化博物館,如何從層層累積的人類學研究中,考掘出培育當代藝術的沃土。而紐西蘭帕特迦藝術博物館(Pataka Art + Museum)館長Reuben Friend以毛利人的原住民歌謠吟唱開場,通過歌曲來說明紐西蘭毛利民族是活生生的文化,存在於當下,而非僅存在於過去或是歷史的文字之中;在提供許多毛利當代藝術展覽實例的同時,Friend也提到,在過去傳統的博物館體制中,毛利民族經常是被邀請參展互動的群體,而博物館所的管理階層中,卻極少有原住民族;帕特迦藝術博物館提高毛利人在管理層級以及策展人員的編制,扭轉了毛利人在博物館所中所扮演的角色與任務。
 
本館研究發展部資深研究員曾媚珍則與在場觀眾分享,美術館啟動「南島語系當代藝術發展計畫」至今將近15年,透過各形態的原民藝術展覽策辦、藝術家駐館活動、藝術研討會、論壇、藝術家採訪之資料庫建置,以及典藏219件珍貴的南島藝術作品,台灣作為南島民族大遷移最北的開端,已逐步形構出台灣在地獨特的南島當代藝術面貌。
 
當「人類世」作為當代藝術理論與實踐中的熱門關鍵詞,這也反映了如何摒棄人類至上主義,去思考人、環境和各種物種之間不平等的關係,是當前人類共同面對的迫切問題。特別是在新自由主義進行全球佈局,對自然進行大範圍的介入,以掠奪資本,重塑人類的生活型態的狀況下,這讓「自然」與」「資本」難以分割,無法以二元對立的方式理解。因此,在焦點論壇三中,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主任林徐達、藝術家高俊宏,以及香港Para-Site藝術中心總監Cosmin Costinas針對「原民性」是否能作為重新閱讀人類生存空間之方法進行了討論。
 
「原民性」作為一個超越國族界線的語彙,往往以口傳和歌謠作為歷史形式,以泛靈的信仰與萬物溝通,重視與自然的和諧共存,或維護自決權的抗爭精神。藝術家高俊宏舉台灣北部泰雅族人之對話為例,談論「原民性」位階性與交繞性,以及漢人、原住民視角以何種不同方式理解「原民性」;Cosmin Costinas則分享許多他在近年展覽中碰觸的相關藝術作品,在複雜的文化資源涉入部落時,如何引發原始藝術能量,進而引導觀眾思考當代原民性與歐洲殖民者之間的關係。
 
策展工作坊邀請到台灣東海岸大型藝術活動的三位策展人,與獨立策展人徐文瑞共同探討本次核心議題:部落需要當代藝術嗎?若在原住民的語彙中,並不存在所謂的「藝術」,那麼,藝術工作者為何需要透過所謂「當代藝術」的途徑,甚至是以有系統的策展活動,進入原住民的社群中呢?策展人蘇素敏、李韻儀和林怡華分別就各自不同的策展實踐中,理解當代藝術與原住民社群和議題的關係,並與在場觀眾分享《2018森川里海濕地藝術季》、《2018東海岸大的藝術節》以及《2018南方以南-南迴藝術計劃》的策展經驗。在展覽的製作上,文化與環境是比作品更加重要的議題;尊重自然、信仰,捨去作為漢人的偏見、將自己置身於原住民族的哲學空間中,才能與部落文化更加靠近。
 
以「南島語系當代藝術計畫」累積數年的策展與研究能量後,本館開始思考如何為南島當代藝術找到更寬廣的架構和平台,期望延續此計畫,繼續以「世界南島」暨原住民族這樣的核心議題,進行台灣在地的串連,同時扣合政府南向政策,開始蒐集泛南島區域西側東南亞地區文化交流的據點與連結。「南島藝術計畫」的最終目標是建構永續性的南島當代藝術體系,表達台灣在南島語族文化應有角色,也為台灣文化建構開啟另一種參照觀點。
 
如今重新檢視「南島當代藝術計畫」,一方面發掘台灣原住民族藝術家的創作能量,一方面成功串連泛太平洋地區的文化連結,與南島當代藝術的重鎮法屬新克里多尼亞的棲包屋文化中心、紐西蘭、斐濟等地藝術家都有串連。我們相信,海洋不是隔絕陸地的障礙,而是連結土地的方法。

(本網頁線上語音由「工研院文字轉語音Web服務」提供,目前可在IE10相容模式與Google Chrome、Firefox瀏覽器上執行)

QR-Code
QR Code
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