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手打開時,心就開了-蒂摩爾古薪舞集工作坊側記

2021/09/14 點閱數:157

文|崔綵珊(高美館展覽部助理策展人)

「這場工作坊讓我在美術館就聽到了森林…。」一位參與工作坊的學員這麼說著。聆聽與吟唱排灣族古謠的過程中,她形容好像藉由眾人的歌聲,帶她進入了台灣森林的懷抱中。

一連三首古謠接續唱著,蒂摩爾古薪舞集的工作坊在開始前的吟唱,讓展場中一樓到四樓的觀眾皆探頭尋找聲音的來源。舞者們具穿透感的聲音,隨歌聲的起伏,餘音繚繞整棟美術館,我們雖不懂歌詞中的涵義,但卻能感受到來自靈魂深處的悸動。總監路之.瑪迪霖說:「在排灣族的歌謠中,我們用歌聲來傳遞我們的情感,那些難以言喻的,我們就用唱歌帶出彼此的情緒與真誠,也因而貼近人心。」

蒂摩爾古薪舞集於《泛.南.島藝術祭》展出的〈Varhung~聲之身〉作品前表演。(圖片提供:蒂摩爾古薪舞集)

對於工作坊的規劃,蒂摩爾古薪舞集的團員可說是全員出動,從學員分組教導古謠吟唱開始,舞者們透過歌謠的教唱,讓參與學員進入到蒂摩爾古薪舞集教學系統中的「以歌入舞」。指導老師路之,也會在學員們唱歌謠的過程中提醒著:「這裡吸氣,來唱!好!換氣!」等吐納的暗示,從分組到合唱的過程中,讓大家慢慢圍成一個圓。「排灣族是個同心圓的社會。假設我們正在參加一場婚禮,我們常會讓最德高望重的男性長者站在第一位,然後長者左側依序是已婚男性、未婚男性、未婚的少女、已婚的女性、孩童等往下排列。」路之.瑪迪霖解釋著排灣族部落的序層制度,並從同心圓的排列中帶出部落中四步舞的繞圓踩踏。

然後她接著問說:「大家去排灣族部落看族人跳舞時,是不是都覺得族人們好像是兩手交叉放在前面?」路之身體比出一個X的形狀,「但我們並不是交叉,而是雙手打開,右手在上,左手在下,與隔一個人的手相連牽著彼此。」隨著牽手相連與四步舞步伐的移動,舞團的舞者們開始用身體與歌謠帶著學員進入到「聲線引導」的階段,藉著歌聲揚起的前後踏步,逐漸帶領大家圍繞成一個擁抱彼此的同心圓樣貌。「然後,請將你們的歌聲收起,變成用氣音在唱歌。」這個指令一下,其實就是讓學員們體會一種「呼吸轉化」的感覺,透過呼吸的帶動,來感受身體的步伐與韻律。「接著請大家鬆開手,然後我們變成一排,來感受呼吸帶動的身體。」路之說著,舞團的舞者們也開始引導學員以吸吐力道,帶動四肢的延伸,用聲線帶出身體的延展,並從四步舞中萃取出當代舞蹈的元素,讓學員在吟唱排灣古謠的過程中,創造出屬於自我身體的律動。

蒂摩爾古薪舞集於《泛.南.島藝術祭》工作坊示範四步舞動作。(圖片提供:蒂摩爾古薪舞集)

最後的分享時間,學員反饋:「在雙手打開牽著對方的手時,其實心也就打開了。」更有美術館志工參與完全程的活動後,如此分享著:「我從沒想過看似簡單的呼吸與動作,如果是以一種全新不一樣的身心去體會及實踐後,我的汗會流成這樣,彷彿打通全身的經脈一般。」

回到蒂摩爾古薪舞集在《泛.南.島藝術祭》展出的〈Varhung~聲之身〉作品中表達的:「Varhung」在排灣族語中就是「心」的意思,不單只是「心」的表象稱呼,更多的是對於人與人之間情感的傳遞。於是在同心圓內雙手打開的過程中,學員們也就像是邀請彼此進入到自己的內心,用身體去聆聽及感受著對方的一切,帶著一種自我覺察,來回應人類對於原生自然與母土大地的感知。

參與蒂摩爾古薪舞集工作坊的學員跟著跳起四步舞。(圖片提供:蒂摩爾古薪舞集)

閱讀更多有關蒂摩爾古薪舞集的介紹,歡迎參考《藝術認證》No. 96 「泛‧南‧島航行指南」!(圖片提供:蒂摩爾古薪舞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