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所有專題

南方作為相遇之所—多元史觀特藏室的聯想
南方作為相遇之所—多元史觀特藏室的聯想
本期議題特賣場以《多元史觀特藏室的聯想》為主題,透過高雄市立美術館睽違數年重新推出的「South+ 大南方多元史觀特藏室」首檔展覽──《南方作為相遇之所》為切入點,和讀者一起深入檢視、延伸思考其內容的多面向。   如同《南方作為相遇之所》展覽摘要所言,該展「主要透過高雄市立美術館館藏1930年代-1960年代(含)前之作品,以及文獻、檔案,討論南方概念的形塑和可能性。」所謂南與北的相對意識,其實是後天、人為且因地制宜所形成;結合全球史上的殖民路徑,更彷彿有相對於現代文化輸出方的邊緣性。即便在高雄這座普遍被公認位於台灣島「南方」的城市,其內涵的南方意識也會隨著時代或情境而持續變化。而追溯到此種南方性質的形成初期,現代藝術進入且接觸高雄,進而發生轉化的20世紀初期可以說是一個關鍵年代。   在這次議題特賣場當中,讀者可以看到以下幾個不同的觀察角度。首先,在對多元史觀特藏室的整體想像上,本期收錄李玉玲館長的專訪,呈現「大南方 South+」此一概念如何發生?多元史觀特藏室又被期待具有何種意義與面貌?其二,在高雄及台灣南部藝術史的研究觀點上,本期收錄兩篇側重檔案研究與分析的文章──蔣伯欣教授對台灣現代抽象畫先驅莊世和檔案的關注,以及長期投入南部展口述及檔案研究的連子儀教授,對於南部展開拓與傳承脈絡的綜論。其三,對於20世紀初期呼應後印象派風格,本土藝術家紛紛走出屋外寫生的脈絡,本期也收錄包含打狗文史再興會社對〈旗後福聚樓〉定位和外觀的城市考古報告、藝術家蘇育賢「大南方寫生隊」隊對於歷史地景和歷史見證者的擾動,還有高美館如何以「典藏中的高雄風景」開發互動遊戲,推動城市圖像記憶的當代調研和再生。 圖說:宋世雄,〈雜沓〉,水彩、日製紙,40x54cm,1955。  
幻象的盛宴:雲端世代的創作挑戰
幻象的盛宴:雲端世代的創作挑戰
「如你所說,按理兩人應一道返回原來的世界,這點我也一清二楚。而且也知道這才是我應回歸的現實,而逃離這現實屬於錯誤的選擇。可是我不能離開這裡。」這是村上春樹早期小說《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尾聲的一段話,主角「我」選擇與自己的「影子」訣別,留在虛構的森林,再也不回去原本所在的現實世界。   儘管《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成書於1985年,已經距今有一段不短的時間,然而呼應到1980年前後做為「數位原生」(Digital natives)出生,習慣與數位共生、甚至活躍於網路雲端的世代,卻也不乏隱喻性的玩味。在一個螢幕彼端與現實生活緊密交融的世界,虛擬和真實的邊界已然曖昧不清,網路所開放的數位共有物,形塑出了正進行使用、回應、觀看的「我們」,互動性的操作和沉浸式的數位體驗更訓練並規約了使用者的視覺與思考慣性;即便知道「虛擬」和「真實」終究仍有分別,然而卻無法不從螢幕彼端的世界汲取養分或慰藉。其中,2000年前後便已經取得高度社會認同的動漫、電玩載體,更是相當大規模地影響了(或隱或顯)當代視覺表現和個人敘事的其中一個面向。   因此,本專題以「幻象的盛宴:雲端世代的創作挑戰」為題,透過從動漫電玩媒材為伊始的探討切入,試圖呈現藝術家對於資訊流通狀態的思索,以及對自身所處雲端化世界的回應,並呼應《黑盒:幻魅於形-Tony Oursler》特展。 儘管虛構與真實的探討已然可謂當代視覺文化討論的顯學,作為編輯,我們仍希望本期的討論能帶給讀者一些個人的想像或觀照──比如,「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誰?我們該往何處去?」,還有「我們正在看什麼」吧!  
資料筆數 【7】 頁數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