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論壇 :常陵 大玄玄社會—歷史日常

2019.06.15 - 2019.08.04 本館 401-403展覽室、多目的室


策展人 王焜生
藝術家 常陵

策展人王焜生以當代藝術家常陵近十年來的作品,作為高美館創作論壇「大玄玄社會—歷史日常:常陵個展」主題,此一系列是常陵2005年由法國國立巴黎高等藝術學院畢業返台後,第二個主要創作母題,運用一種連貫的甚至紀錄式的大視野,對台灣社會與自我逼近觀察。之前,「五花肉」系列作品投入6年時間,長期對人性與現象世界採取直截攻擊,不留情面,這種銳利的心眼與力道,對當代藝術創作者是不可或缺的條件,也持續在2010年之後的「大玄玄社會」系列中呈現出來,同時,也在表現手法上,加入深具個人特質的新意。








大玄玄社會
歷史日常
文/王焜生
 
常陵以極具挑戰性的繪畫內容忠實呈現藝術家對社會觀察的種種面貌,他不再考慮過多色彩及形象的視覺舒適度,更從內在挖掘手感的真實性,透過更狂野的色彩與筆觸再現當代社會的種種人際疏離與對過去的緬懷。繪畫僅是創作的諸多方式之一,透過攝影他可以直接捕捉當下時光的流逝感,透過雕塑他可以再塑造出情緒的凝結,透過裝置他得以建構一個假想的玄虛之境用以回應所觀察的社會。
 
日常生活的累積其實就足以譜寫出成為人的歷史。我們看似微小的角落與細節也都在歷史裡不斷地書寫著,「真相」與「虛構」兩者間的弔詭或辯證關係透過文字與繪畫反覆印證心裡的理想狀態與現實的虛幻無奈。
 
常陵是一位說故事的藝術家,只是他的故事不是傳統起承轉合的敘事性,而是在片段的時空之中找到一個切入點,然後不斷放大,放大不是清晰而是一種曖昧性,打亂的絕對性產生的魅惑感。這些畫面帶有某種程度的社會背離,將觀者拉到現實之外回望身處的位置,我們看著每一個事件的同時也在想著自己的環境,我觀看時,又是如何地被觀看著。畫面中的人是誰已經不具任何意義,而是觀者面對這些主體時內在所產生的影像與自己經驗的連結。甚至作品中只有色塊的出現,但是構圖與線條的不斷加強形成了視覺張力,這不是抽象繪畫也不是現實世界的變形,而是藝術家對於眼睛所見,心中所感的直接投射,然後藉由這些畫面提供觀者再次經驗自己的生活情感,他們所牽引出的情緒張力反而更為強大。繪畫在歷史中被認為是模擬再現的藝術,因此藝術家面對建構藝術時,對於樣貌的配置也是在對歷史或者過往時間的重新拼組,這個拼組的過程也因為藝術家對歷史的詮釋性不同而產生了對應的畫面構成。
 
觀看常陵的繪畫作品,「筆觸」(brushstroke)具有思考的絕對性,筆觸雖然在繪畫傳統上不構成圖象意義的一部分,但是卻是藝術家面對創作的個性顯現。當繪畫本身是目的而非工具,筆觸成為要被觀看(look at)而非被看透(look through)時,便產生了不同的意義:將繪畫視為繪畫的過程,觀看者所思考的不再只是圖像最後的結果。
 
畫面中有時出現的滑稽與荒誕不經是藝術家刻意為之,看似衣著新鮮艷麗的人們面容更為模糊,越為社會中卑下社群,衣著與面容反而更為清晰。這種矛盾性更凸顯了社會主義與人道的精神,或是假借類似神話的敘述方式,在畫面中凸顯出更具戲劇效果的動態,甚至人物都顯得荒謬,讓畫面產生動態的情境與戲劇效果。
 
透過筆觸牽引的畫面,讓常陵開始嘗試不同材質創作的原因,從舊有的相片中他發掘更多生命歷史的軌跡,發掘曾經發生的生命真相,再將顏料塗抹畫面的過程中,他試著去除抹滅過往的時間感,填補當下的時空性,再由小型的雕塑重新建構一個微型的心理世界,從表象之間,藝術家試圖尋找更真實的內在本質。




加入會員